微信号:ZDH27258

服务宠物一切,总有一个适合你!

联系我们 Contact
微信号:
ZDH27258
同城宠友圈
网址:www.petfenxiao.cn
您当前的位置:开宠物店 > 开宠物诊所

天佑香港丨香港一日

2020-04-27 14:58:23

一、“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

周六,位于深井的豪景花园连续第二天发生大量宠物疑似被人从高处掷下,当前累计共发现28只动物,包括猫、龙猫、兔子、鹦鹉等,其中至少15只已死亡。

周五下午一时,多名警员接报称,“有大量动物倒卧于豪景花园19座后斜坡及附近位置”。警队在现场发现已经死亡的9只龙猫、1只天竺鼠、1只宠物鼠、1只鹦鹉、1只猫以及2只兔子。另有5只猫和5只龙猫仍然幸存,但伤势严峻,皆奄奄一息。

周六中午,警方再次在相同地点附近的下水管道中发现3只仍生存的猫。猫咪神情萎靡,但所幸并未受到伤害。

香港爱护动物协会目前已将生还的动物送往爱协湾仔中心,将交由协会兽医进行检查和治疗;动物尸体则交由渔农自然护理署解剖和化验。

爱协表示,现场勘查表明,有理由相信死伤动物是被小区住户从高处掷下,涉嫌虐待动物。而警方也宣布正式立案,暂列“残酷对待动物”,周六凌晨曾进入豪景花园内某单元进行调差和搜证工作,目前尚未有人被捕。

根据香港法律,违反《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者,“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港币20万元及监禁3年”。

全国上下一盘棋的抗疫大局之下,我们为什么要关注几十只动物的死活?

孟子曾感慨,人和禽兽的区别十分模糊。为了防疫自保而用残忍的方式杀死无辜的生命,与禽兽何异?更何况还毫无意义。

世界卫生组织于2月5日明确表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狗猫等宠物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此前,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蒋荣猛也强调,病毒有种属屏障,“我们没有发现有宠物感染冠状病毒再传给人,也没有发现病人感染冠状病毒以后,让猫和狗发病的情况”。

今日可如此,当境遇足够绝望时,明日又会发生怎样百无禁忌的惨剧?又蠢又狠,孟子所言,恐怕除了人与禽兽行为的相近外,更有人和禽兽命运本质上的相同。

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医管局上周四公布香港各区指定诊所名单,用作诊治新冠病毒疑似感染病例。

此举引发部分市民不满。周六上午9点半,大埔赛马会诊所疑似遭人投掷。警方在现场发现玻璃碎片和浸有酒精的毛巾。

事发后,诊所于门口加装木门,同时有防暴警察在现场戒备。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指定诊所第一次遭到暴徒袭击。上周六,葵涌伍若瑜夫人普通科门诊诊所被掷;周五,该诊所再遭纵火破坏。

医管局表示,普通科门诊诊所接二连三遭恶意破坏,严重影响医护人员及病人的安全,对此予以严重谴责。

此前,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也强调,“指定诊所如果被破坏,用不到,对整体疫情控制就会成为一个障碍”。

除了,示威者周六还组织反政府游行,抗议“大埔赛马会诊所成为指定诊所”。下午三时,游行队伍自大埔天后宫出发,沿途经过广福道、安慈路等。

示威者沿途高叫“反对大埔肺炎指定诊所”,还有人手持“香港独立”旗帜。警方一度举起黄旗,警告示威者正参与未经批准的游行,勒令人群即刻散去。

游行队伍无视警方,并设置路障阻碍交通,而警方也未行动。下午四点左右,示威者抵达大埔广场,随后自行散去。

家门口多了一间传染病诊所,换谁都不乐意。但问题是,如果谁都不肯包容这么一间传染病诊所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传染病诊所存在,其必然结果就是感染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病毒的传播得不到阻止,而暂时健康的市民自然也无法保证永远健康。

当然一些市民对诊所靠近自家门口的担忧是合理的。与其只是指责他们不通情理,不如也想想,政府的所作所为是否也尽然通了情理?政府的安全保障措施是不是足以打消民众的顾虑。

三、新冠病毒时期的暴徒

当天在天水围地区,“反指定诊所”游行则激烈的多,颇有数月前“修例风波”的余韵。

周六下午两点左右,元朗区区议员郭文浩、巫启航、关俊笙、林进、李俊威、陈树晖、王百羽、张秀贤等人在天水围发起游行,反对“天水围天业路健康中心成为指定诊所”。

三点半,游行队伍抵达健康中心对面,现场有防暴警察进行戒备。区议员宣布“游行完结”,并高声强调“天水围有数十万人,担心有武汉肺炎患者到来求诊,会危及区内居民”。

三点45分,有暴徒冲进轻铁天秀站纵火,更有人泼洒易燃液体,导致火势一度失控。与此同时,还有黑衣人将垃圾桶掷向路轨,此时正有一班轻轨在轨道上行驶。

四时许,大批防爆警察赶来,两度举起蓝旗,警告示威者“这集会或游行乃属违法,请即散去,否则我们可能使用武力”。示威者未有理会,警方随即使用胡椒喷剂,并逮捕数十人。

警队随后在Facebook上警告暴徒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强调会果断介入采取执法行动。警方指游行发起人在现场宣布游行结束,呼吁示威者保持理性,和平有序地离开现场。

五点半左右,防暴警察和示威者仍在天水围地区进行对峙,警方再次打出蓝旗。大批防暴警察随后登车离去。

六点半左右,暴徒在天秀路一带以垃圾桶、发塑料箱和木板等大型杂物堵路,导致多条道路受阻。有车辆行至该处时,杂物被卷入,险些酿成事故。

防暴警察再次赶回,驱逐黑衣人,并清理杂物,恢复现场交通。七点后,天水围地区局势恢复稳定。

说实话,笔者写到这里,心里很是无语。但最让我惊异的不是疫情如此紧张之际,还有港人上街丢,而是贯穿2019下半年的暴力示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异化了香港人的行事和思维逻辑。

我有意见,你有意见,本是人之常情,对话协商,自能求得双方都满意的妥协。

然而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在如今的部分港人群体,尤其是年轻人之间,却似乎消失了。

我有意见,你的意见和我不同,那你就是混蛋;你要是和内地相关,那就更是卖港。协商有什么用,反正你也不听,那就只有和砖头,让你头破血流。

如果当前的这场疫病再不能让港人觉醒的话,那就只有天佑香港了。

免责声明:文章《天佑香港丨香港一日》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